2019-08-1 16:17:34  ACG综合区 |   抢沙发  24698 
文章评分 1 次,平均分 5.0

对「超人类主义」(Transhumanism)的拥护者来说,《成为机器(To Be A Machine)》并不是一本读起来很舒服的书。作者Mark O’Connell在书中一一介绍了此种运动的本质、宗旨、理论、以及流派,但同时也用嘲讽的口吻告诉读者,我们离这些科幻小说的场景还很远。

简单来说,「超人类主义」是使用科技来主导人类未来的演化,此运动受到许多矽谷高科技产业从业人员的支持与拥护。超人类主义的中心概念是我们的全身:不仅是肉体,也包含了灵魂与心智,全都是过时的科技,并且使用了老旧的数据格式,需要彻底的全面翻修。
to-be-a-machine
科技网路界的朋友或许都非常熟悉,多年前Google的工程总监Ray Kurzweil曾提出了「科技奇点」(Technological Singularity)的概念。也就是高度的人工智慧(AI)的降临与发展会给「人类」这个词汇带来全新的天命。

人和机器最终会合而为一,死亡也不复存在。毕竟宇宙是如此之大,足以让所有的智慧生命体尽情探索,因此人类必须要开拓外太空,并且让生命维持极长的时间。为了实现此一天命,我们需要AI、机器人和太空殖民,征服这人类的终极边疆。

基于以上的需求,长寿、保存累积的经验与克服死亡便自然成为最主要的目标,由此衍生出了许多理论︰如延续生命、心智数据上传、人体冷冻术与回复青春。超人类主义者非常积极地想实现这些理论,未来主义者更直接将这些目标做成「微笑准则」:SMI2LE(Space Migration,Intelligence Increase,Life Extension)。
科技奇異點
科技
在心智上传方面,也就是把人类的智慧、经验与记忆以某种数据形式保存下来,就像游戏存档,更向是我们在许多SF作品中的记忆留存。这项技术已经有类似「复本」(Carboncopies)这样的非营利机构,该机构的宗旨为「实现对人类神经组织和全脑的逆向工程。透过全脑模拟和神经义肢来重制心智功能,创造出「基底独立意识(Substrate Independent Minds)。」

所谓的「基底独立意识」,是人类的心智和经验可以独立存在于不同的「基底」(各位不妨将之想像成一个硬件平台)之上,不需要只仰赖生物大脑。要将人的心智上传到基底平台之前,必须要先对全脑做扫描,并将扫描的结果转换成数据,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所开发的「神经尘」(neural dust)技术便是这种用途,未来可望将无数极微小的探测器放进大脑的神经元内,将数据扫描出来。

Ray Kurzweil认为,人类有太多数量的神经元是用来维系生命所需,而不是用来处理信息,简单来说,现行的人类身体无法活用大脑,我们浪费了太多的可能性与潜质。因此,我们若能将人类的心智从这个落伍的肉体中「解放出来」,上传到更适合用来运算的基底上,将更能彻底发挥心智的作用。

在某种意义上,这也是许多ACG作品中超人类的基本逻辑。
singularity-
作者的反击与再反击…

本书前面描述了这么多引人入胜、令人对未来充满憧憬的技术,但作者的耳光也来得又快又响。

首先是人体冷冻计划,至今仍都是纯理论阶段,因为我们现在还没有技术可以将这些样本解冻,更遑论解冻之后的治愈。更让人沮丧的是,我们也无法确定目前的冷冻技术和过程是否正确,是否确实地保留下所有能恢复意识的部位。曾在牛津大学受教的哲学家Max More后来成为超人类主义运动的要角,便承认人体冷冻术本身其实是对未来做的「孤注一掷」。

至于心智上传,人类唯一能记录下所有神经元连接组(connectome)的生物叫「秀丽隐杆线虫」(Celegans nematode),因为它只有302个神经元。至于人类,则有数十亿个神经元和数以兆计的连接组,目前我们没有任何扫描技术、也有任何储存媒体能将全脑转化成信息;同样地,我们也无法确定要用甚么样的扫描方式才能保留下意识,以及记录的形式为何。
connectome
有一群人等不及科技奇点的到来,决定加速进程,他们积极透过各种植入人体的芯片或机器来强化或改善自己的能力,这群人统称为「生物黑客」(Biohacker)。透过这些植入体,他们希望能够快速找到各种问题的答案,甚至透过机器来为他们预测结果或做选择。此时来自哲学界的挑战再度出现:如果机器能为我们做任何决定,那我们不就深陷于命定论中?生物黑客组织Grindhouse Wetware的领导人Tim Cannon认为我们本来就是命定构架中的一环,是我们自己错误地将此一事实拟人化。

另一项担忧来自于个体的隐私权。现在我们光是上网所被揭露的个资便足以让每个用户胆颤心惊,当我们成为机器、我们的心智转化为信息后,我们不会变成商业行为的奴隶吗?Tim Cannon认为所谓的隐私权只是原始的生物本能,当我们的大脑获得升级,我们的行为就不用担心任何程度的隐私。
bio-Hacker2
bio-Hacker
作者认为,超人类主义不但是终极版的科技资本主义,甚至吊诡地类似其所排斥的传统宗教。基督教的末世论和科技奇点的概念,有某种程度的相似性:它们共同追求着一个伟大的事件在特定的时间点发生、两者都希望克服死亡的束缚与恐惧、并迎接一个更美好的来生或是更进化的身体。

在此书完成时的2017年,要看到具体实现的「神经漫游者」(Neuromancer)或是《骇客任务》的场景,感觉遥遥无期。但就在这个月(2019年7月),由马斯克创办的Neurolink公司发布新闻稿,最快在2020年便可进行人脑与植入体串接的实验,说不定在此生,我们就有机会看到「微笑准则」的其中一项实现呢。
NeuroLink
成为机器,或者与机器共生共存,似乎是未来不可避免的趋势。

 

本文原始地址:http://www.zhainanfulishe123.com/35591.html

本站只做信息分享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宅男福利社

宅男福利社,专注于分享宅男福利,写真视频,好玩的资源下载等,是宅男就来宅男福利社吧!

发表评论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

扫一扫二维码分享